Good-byes are for suckers.

【安曲】恋爱三十题1-5


1、牵手
  一个晴朗的午后,太阳懒洋洋的在天边发呆。某公园的某个长椅上。
  “大小姐,我可真的是服了你了,好不容易有一下午休息日,你非拉着我到这里晒太阳。”安迪坐在长椅上,侧过头看向身旁的曲筱绡。
  她的目光没有在自己身上,出着神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没有了往日的嬉皮笑脸,整个人都很平静。
  “安迪,你还记得那次电梯里吗?”她突然开口问道。
  安迪笑了笑,“当然记得啊,那可是我们二十二楼第一次共患难呢。”
  曲筱绡突然低下了头。“那个时候我牵你的手,你那个表情,我还以为你可烦我了呢。”
  小魔王突然一脸委屈样儿,安迪有点不知所措。
  “没有啊。我其实一直只是很抗拒别人和我有直接的身体接触……后来我们不是相处的也很好吗?”
  “真的没有吗?”她的嘴一瘪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一样。安迪开始慌了。急忙解释,“对啊,我后来觉得你很有个性,很特别啊。虽然你跟我完全不一样,但是还是会努力的包容你。”
  不知道这句话说到什么时候小妖精已经开始盯着自己了。
  “安迪~你真好。”一如既往的甜腻声音从一旁传来。
  霸道总裁无奈又宠溺的笑了。
  “好了好了,我们回家吧?”安迪站了起来。
  曲筱绡也随之起身,却没有要跟她走的意思。“哼,上次我牵你手你不乐意,这次你要牵我手我才能跟你回家。”
  “我的天呐曲筱绡,你怎么这么无赖?”
  “我的天呐安迪,我无赖你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了!”
  “好吧好吧,真是拿你没办法。”她又无奈的笑了,或许嘴角还噙着一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

  安迪走了过去轻轻地牵起了曲筱绡的手。
  十指紧扣,最甜蜜的温柔。
  她的手比自己小一点,扣在手心里有温热的触感。安迪就突然觉得身体接触好像也没有那么的坏。
  她不知道旁边的某位小妖精内心已经炸开了花。

  还有什么更能形容幸福?
  有人牵着你的手带你回家。
  阳光正好。

2、亲吻某处
  曲大小姐晚上喝多了,大半夜迷迷糊糊的来敲安迪的门。
  “安迪~安迪~安迪你在不在家,安迪你快开门啊……”
  安迪看着屏幕上像八爪鱼一样粘在自己房间门口的曲筱绡,觉得又生气又好笑,急忙去开了门。
  打开门的那一刻曲妖精就像没骨头一样扑了过来,安迪下意识想躲,可是又看她醉成这样,不忍心、也实在是无处可躲。
  “怎么喝了这么多呀?”
  没有回答。怀里的她像是睡着了。
  安迪把曲筱绡扶到了沙发上,给她调整了姿势让她躺好,顺便拿起旁边的毯子给她盖上。
  当安迪刚想转身回房间睡觉,曲筱绡就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惊醒了,手又不老实的拽住了安迪的胳膊。
  “安迪~你别走啊~”
  安迪看着哼哼唧唧的曲筱绡真的是哭笑不得了。
  “我不走难道和你在沙发上睡?也睡不开啊。”
  曲筱绡像是想找理由反驳,过了几秒也不知道说什么……
  “那你,你亲亲我,再走!不然我就不让你走!”说着还用脸蹭起了安迪的胳膊。安迪努力想要拽出自己的胳膊,尝试多次后,无果。嘿,这小妖精别看人小,力气还真不小……
  她只好俯下身轻轻地吻了一下曲小姐的额头,蜻蜓点水一般。
  “嘿嘿嘿嘿,安迪,你最好啦……”伴随着傻笑,手终于随之放开,曲筱绡头一歪,睡着了。
  安总裁看见立马进去睡眠状态的某人,忍俊不禁。
  小妖精,好好睡觉吧。

3、玩游戏
  “安迪!安迪你别往那边走!哎呀安迪你快来救我,我要死了!!!”
  安迪急忙盯着屏幕开始了手上的动作,“曲筱绡,我都跟你说了,这游戏压根没有逻辑……”
  “安迪,你知道吗,你哪儿都好,就是太严肃,太无趣了!”曲大小姐严肃脸,“不是所有东西都需要逻辑好吗,最重要的是,有趣!难道你不觉得跟我一起玩游戏很有趣吗?”
  安迪笑了笑,好吧,她开心就陪她玩好了。
  她说对了,也说错了,不仅仅是因为有趣,还要看是和谁在一起玩。
  只要是和她在一起,玩什么游戏都有趣。

4、约会
  “曲筱绡,收拾好了吗,我在车库等你。”安迪发来一条信息。
  曲筱绡就差在房间里跑圈了。赶紧找好衣服画了个淡妆拎包冲了出去。
  “安迪~我们这算是约会嘛~?”上车以后小妖精忍不住开始傻笑着问道。
  安迪看了她一眼,“你这脑袋里一天都在想什么呐?上次说请你吃大餐,兑现一下诺言而已。”
  小妖精的热情并没有被她这一番话浇灭,反而是更兴奋了。“我不管嘛,反正和你这样的资本家出去吃大餐,对我来说就算约会。”
  安迪没有反驳,笑了笑继续开车。
  两个人去了一家新开的餐厅,曲筱绡全程都是“安迪我要吃这个,我要吃那个”,总裁只好鞍前马后。曲筱绡吃到动情处还不忘一个劲的表白,“安迪我爱你啊!!!”

  有时候也庆幸自己的性格是这样的,才可以在每一次想说爱你的时候直接说爱你。
  也许你觉得不在意,或者是觉得很有趣。
  可是我每一天,每一天都想这样和你在一起。

5、接吻
  “安迪,你以前谈过恋爱吗?”
  “……问这个做什么,不是说过我的事你别插手嘛。”
  “人家就是问问嘛,所以倒底有没有嘛……”曲小姐开启撒娇攻势。
  “好吧,没有,真没有。”总裁无奈脸。
  “那我和你谈个恋爱好不好?”曲小姐认真脸。
  “……曲筱绡,你没事吧?”总裁震惊加无语脸。
  “我认真的啊。”

  第一次看到你从2201走出来,我想这是谁啊,怎么这么拽啊。我以为我一定会特别讨厌你。后来跟你相处的时间越长,发现你是一个那么单纯而善良的人。甚至,只有你能理解我,无论我做什么都帮助我,真正的关心我爱护我宠着我。
  我明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啊,可是竟然会害怕哪一天会失去你。

  “安迪,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的那种。”
  “……” 安迪已经说不出话了,脸也开始微微的红了起来,视线开始变得闪躲。
  曲筱绡却只看到面前的人紧紧抿着的双唇。一个踮脚就吻了上去。
  安迪感受到曲筱绡火热而柔软的唇以后,已经彻底傻在了原地。
  曲筱绡看她没有推开更加的得寸进尺了起来。一点一点开始亲吻,甚至试图用舌头撬开总裁的牙齿。曲筱绡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她的颤抖,而她自己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安迪感受到了曲筱绡的吸吮,还有她湿滑的舌尖,开始抑制不住自己唇间细碎的呻吟,她觉得整个世界的空气都被曲筱绡吸光了,自己热的喘不过气来。
  “……筱绡……唔……”在曲筱绡的带领下,安迪开始了笨拙地回应。纵使智商再高,在接吻这种技术层面上的问题,她是无论如何比不过曲筱绡的。
  几个来回两个人已经开始变得气喘吁吁,安迪推开了曲筱绡,脸已经彻底红透了。

  “安迪,你刚才回应我了诶”曲筱绡不怀好意的笑着。
  安迪喘了口气,头扭向了一边。
  “……可是你那么花心,我可不知道跟你谈恋爱以后你会不会又在某天找某个帅哥去了。”
  曲筱绡万万没想到安迪会说出这样的话,整个人一瞬间又打满了鸡血一样。
  “不会的不会的!安迪,我的好安迪。我向你保证,从此以后,我只喜欢你一个人,好不好。”曲筱绡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像一只乖巧的小鹿一样。
  伴随着总裁宠溺的笑之后的话,仿佛是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话。
  她说,“好吧,我答应你。”

 
 
 

在她回来的时候,未来也就一起来了。


纪念一下…

从三月份掉坑 到九月 等了你差不多半年

日日夜夜的折磨 每天的念想

真的谢谢你能够回来

You came back with my whole world.

Thank you.Sarah.

I love you.


【肖根】You are mine.

掉进肖根坑两个月,两个月却好像已经过了二十年,完完全全落入式的真爱。

距离上次写同人似乎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当然像我这种千年大坑+懒癌晚期即使开了坑也总是不填的……

嘛,对于真爱总会手痒啦,终于脑洞满天飞,也抑制不住的想要写点什么。

文笔不好,各种欢迎指教。

@dddomino   的点文,吃醋锤加吃瘪锤~+第一次炖肉=。=

短篇,限制级,锤攻。

------------------------------我是分割线------------------------

 

十月的天气开始变得有些阴冷,可是我们的天才黑客可不能安定神闲的在家享受空调。

这边忙着机器给的任务,那边想不到的问题又来了。

“Ms. Groves?你在哪儿?”

耳机里男人熟悉的声音响起。

“你知道的Harry,我只在我该在的地方。”

“好吧。Mr.Reese和Ms.Shaw正在与一个庞大的黑帮搏斗,不巧的是我们刚刚跳出了新号码,不知道你有时间帮个小忙吗?”

“Harry,你也有天会让我处理号码啊。刚好,我刚处理完手边的事。”说着她举起电击枪电晕了眼前最后一个妨碍她的男人,扬起嘴角轻轻的笑了。

“说吧,这次又是哪个幸运儿?”

“一名叫Alan的先生。我刚查了一下他的背景,曾经黑帮的一名职业狙击手。虽然已经改过自新了,但是很不幸因为太爱沾花惹草,经常出入娱乐场所,应该无意间被曾经的仇人发现了。我现在把他的地址发给你。”

“好的。Harry,难得你找我帮忙,我只好跑一趟咯。”

 

收到Harold的地址后Root匆匆赶到,进入她的视线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长得还算英俊,可惜一看就是死在温柔乡里的那种男人。

“这类人可不适合做什么狙击手啊,Harry。”

“Ms.Groves,你看到他了吗?”

“我想是的。现在就在想怎么接近他呢。这酒吧可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

Root看了看男人刚走进的一间充满暧昧灯光的酒吧,继续说:“我想我可能应该换身衣服,这一身在这种地方可不受待见。不管怎么样先接近他再说吧。”

说着她走进旁边的商场,顺手拿了一件黑色蕾丝连衣裙。

“不知道这种风格 那位先生是否喜欢呢?”

 

Root走进酒吧的那一刻几乎吸引了所有男人的视线,紧身的黑色裙子映衬出了她高挑的身材,从蕾丝中露出的似有似无的雪白肌肤,像波浪一样柔顺的发丝无力的垂在肩膀两侧。就像她这个人一样,慵懒,却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她带着一丝浅笑,踏过两旁男人倾慕的目光径直的走到了Alan身旁,揪起他的领带“先生,来这种地方一定很寂寞吧。正好今晚我也少一个陪我的人,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呢?”

对面的男人意料之中的呆住了两秒。看着她带着魅惑的眼睛,感觉就算这个女人是个炸弹他都愿意抱着她睡一晚——哪怕炸个粉身碎骨——

Root看着男人根本挪不开的视线,带着一丝嘲讽的露出了她的招牌笑容。

“好了,现在我们该走了。”话说完她匆匆的走向酒吧后门,男人紧跟着她的脚步。

“去哪?你家还是我家?”

“哦,很不幸,都不是。不过我的全能小助手刚才告诉我正有一群黑帮的人带着十几把枪接近正门呢。”

男人被吓得停下了脚步。

“什么意思?有人要杀我?”

“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解释。但是你现在不跟我走等一会被后面的人爆头了可别怪我。”

 

“Harold,我带他出来了,有什么安排?”

“Ms.Groves,我在旁边距离不远的酒店开了间房,你先带着他进去躲躲。我不确定黑帮的人会多久发现你们,你应该自己解决不了,John那边刚刚完事了,我现在联系Ms.Shaw让她赶过去保证你的安全。”

“好啊,Harry。”听到Shaw的名字她的嘴角多了一抹不知名的笑容。

“事情好像会有趣一点呢。”她这样想着并带着男人走进了酒店。

“我们要先在这躲躲,当然你要跑我也不拦着你。”

她自顾自的对着身后的男人说道,男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吞了下去,还是觉得跟着面前这个女人是现在最安全的选择,只好乖乖跟着她进了电梯。

 

黑帮的人不知是怎么威逼恐吓了路人,发现了Root和Alan进的酒店。

也不知道这个Alan到底是狙击了他们多重要的人,他们都不屑于招来警察,正在一间一间客房的踹开搜索,拼死也要要了这位花心狙击手的小命。

“Ms.Groves,你到房间了吧?现在的情况不太妙,不过Shaw已经在往那边赶了。三分钟,现在黑帮的人正在一间一间房间搜,千万保护好我们的号码。”

“Harry,你知道我这裙子根本没法藏枪。”Root坐在床边头也没抬的说。

“不过,被英雄救的感觉或许也不错呢?是不是?”她抬起了头,眼睛里放出了让人难以察觉的一丝光。

身旁的男人怀疑自己看错了,他想不到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女人在被人追杀的时候还能露出一脸憧憬和得意的神情,他现在只担心这里会不会是自己最后住过的酒店。

“他们上来了。”Root起身推着男人往卫生间走。“躲到里面去。”

门突然被踹开。Root在想,她的小个子这个时候也该到了吧。她要是不到,自己死在这种鬼地方也是挺好笑的一件事情。

终于他们搜到了卫生间——

Root猛地拽着男人贴到了自己身上,好让外面的人推开门首先看到的不是这该死的号码的脸。自己则贴上了墙上冰冷的没有温度的瓷砖。

门猛的被撞开。一群粗鲁的大汉拿枪对准了他们。

——幸运的是,Ms.Groves看到了站在这群男人身后的小个子。

她在这个时刻非常不应景的想起了她第一次拽着她做任务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及时的赶到救了自己的命。还有自己让Samaritan致盲那次,她也是这样跋山涉水的赶过来救了自己。好像还有很多很多次,她都记不过来了。她感觉到眼角有一点点湿。

却还是笑着对面前的男人们说:“Boys,没人告诉过你们打扰别人亲热的时候是不对的?”

话还没说完,男人们身后急促的响起几声枪声,在他们倒下后Root终于看到了他们身后那个小个子特工的脸。

 

Shaw接到Finch的电话,说Root和号码正在被人追着,他们没有武器可能会有危险。她急忙往这边赶,都忍着没抱怨她刚刚突突掉二十几个人还没喘口气。

结果不仅看到了一个烦人的复仇组织,

还看到了贴在Root身上的男人——

她竟然还穿着一条黑色的蕾丝裙子——

她竟然还说“亲热”——

她怎么敢——

真是惊喜呢。

Shaw觉得一股无名的怒火正在往上涌着,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一种比让她看见牛排吃不着还来气的愤怒,一种想让她毁了全世界的愤怒。

她甚至不懂这种感觉可能叫做占有欲或者吃醋,更加找不到合适的方式发泄,也说不出口。当然,她也不会说出口。

她走过来把依旧贴在Root身上的男人粗暴的拽开。这男人似乎好像被吓傻了。

“滚吧,现在没人想杀你了,他们一个团伙刚才都死在了你身后。”

男人还妄图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说一声谢谢,就被眼前的杀手满脸的杀气震慑到了,踉跄着跑出了房间。

“还有你,趁警察没来的时候赶紧走。”Shaw边把手里的枪塞进了靴子里,边对面前的女人说着。

她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

就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Root笑了,好像什么计谋得逞后的掩饰不住的欣喜。

她的小炮仗连吃醋的时候都这么与众不同。这样想着,她快步的离开了酒店。

哦,好像还是要谢谢这个地方啊,看到了她从未见过的Sameen呢。

 

 

半个小时后,Shaw的公寓。

“Did you miss me?”

女人甜腻的声音响起。

“你来干嘛。还不忙着找下一个对象亲热去么,我看你乐在其中啊。”Shaw的怒火还没平复下去,冷冷的回复。

听到特工的话黑客一下笑了起来。

“Sameen——那是Harold给我的任务啊,你在气什么?”她带着几分期待,急切的想听到她的回答。

特工面无表情的说,“OK,我还真不知道Finch什么时候这么有情调了,分配任务的时候还附送个炮友。”但说完她就后悔了,不知道从自己嘴里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听起来好像有点奇怪。或者说,表现出了什么不知名的在乎。她赶紧补充了一句:“那恭喜你完成任务完成的十分完美。”

尽管Shaw极力掩饰,Root听到她的话还是微微颤了一下。她继续笑着。“别这么说,要不是你及时赶来,我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她坐上了特工房间里唯一一件称得上是家具的东西——那个桌子,晃着两条腿。不太想提的是,她还没有把裙子换掉。

特工没忍住多看了两眼,眯着眼睛对上她的视线。没有说话。

“不过说真的,Sameen,你那个反应真的不是吃——”

Root的后半句话还没说完,就融化在了Shaw的嘴里,Shaw站在桌子前箍住了她的腰,强硬又粗鲁的吻住了她,尽管她什么都没有说,可是这狂风暴雨一般袭来的吻仿佛就在宣布着占有权。Root觉得有点被她亲的大脑都有点缺氧了。

“Shaw——”好不容易离开了她的嘴,感受到了空气的宝贵,她喘息的叫着她的名字。而此刻面前的人正舔吻着自己的脖子,并且还在有一路往下的趋势。没预料错,她扯开了她的裙子,布料断裂的声音让她们彼此都感到更加兴奋。

Shaw的声音突然在Root的耳边响起,带着几分控制不住的沙哑:“你不是缺炮友么,正好合你的意。”她一把横抱起这个不老实的黑客,狠狠地扔到了床上,压了上去。

她嗅到了她头发的香气。真好闻。等回头可以问问她用的什么牌子的洗发水。可是现在她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只想撕开她的裙子,好好的折磨她,听她求饶。算是她惹她生气的惩罚,虽然她死都不会承认。

从耳朵吻到脖子,一路到胸前,Shaw终于含住了那颗樱桃,用舌头用力舔弄了几下。

身下的人已经抑制不住的颤抖着开始发出呻吟。这声音似乎刺激了特工,她更加卖力的吻着她,抚摸着她,不放过她身上任何一处甜美的地方。并扯掉了她身上最后一点布料。甚至已经感觉到了——从她双腿之间涌出的热潮。

Shaw终于淡淡的笑了。亲了亲Root的脸颊后,温柔的含住了她的耳垂。

那一瞬间Root听到了身体里某种东西坍塌的声音,她紧紧的拥住了压在她身上的人。叫着她的名字——“Sam……”

Shaw知道她忍不了了。她也是。

 

她的手指已经到达的花园的出口,她感受到了她的身体正在叫嚣着。是的,从那股热流中充分的感受到了。她再也等不了了,缓缓的推入了半个指节,却顺利的出乎意料。

她吻住她的唇,开始律动起来,把身下人所有细碎的呻吟都含在了嘴里。

此时此刻这个女人是属于她的,完完全全。

在特工强势而有力的攻击下,Root飞上了云端。她的大脑嗡嗡作响。嘴边却挂着一丝满足的微笑。

特工也瘫倒了在她身边。

 

Root带着余韵后的一丝慵懒。锲而不舍的说出了刚才没有说出口的话。

“Sameen——你确定你那反应不是在吃醋吗——”

Shaw听到后翻了个白眼。

该死,还是让她说出来了。

可这一次,她没有反驳。

 

夜还很长。

好像十月的阴冷也没有那么冰凉刺骨了。

Root这样想着,伸出手抱住了身旁的人,笑了。

 

 

 

一只索吻的大锤(๑•́₃ •̀๑)